美国侨报对亚裔的歧视正在撕裂美国社会

  • 2020年6月2日

中新网5月20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近日美国侨报网评论员发表评论,对因疫情重新抬头的种族歧视现象进行了批判。文章摘编如下:

5月是亚太裔传统月,这是为了感谢亚太裔对美国所做贡献而设立的。但现在,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却因疫情遭受越来越严重的种族歧视,着实讽刺。

但就在Uber努力削减成本的同时,它也在就收购Grubhub进行谈判。如果收购成功,Uber将成为美国外卖市场的主导者。周一,科斯罗萨西告诉员工,尽管Uber在外卖业务上出现亏损,但这是“下一个巨大的增长机会”,因为疫情期间的外卖需求出现了激增。

科斯罗萨西在给员工的信中写道:“我们必须把自己打造成一家能够自我维持的企业,不要再依赖新资本或投资者来保持增长、扩张和创新。”但他否认这些表述是为了安抚投资者。

不可否认的是,在疫情暴发后,生活在美国的亚裔就曾因为戴口罩遭受歧视甚至仇恨攻击,之后这样的风气更是愈演愈烈。亚裔仿佛被当作了病毒的“替罪羊”,频繁地承受这些本不该有的歧视语言和行为。

本月早些时候,Uber公布第一季度总预订量首次下降,并将盈利目标从2020年底推迟到明年。科斯罗萨西表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计划削减10亿美元的成本,包括裁员、房地产和其他成本削减措施。

自疫情爆发以来,Uber除了缩减亏损业务之外,还一直在努力缩聚重点。Uber关停7项食品配送业务,将烧钱的电动自行车业务出售给了踏板车初创公司Lime,并永久关闭了40%的司机站。其中一个即将关闭的办事处位于新加坡,2018年,Uber已将其东南亚业务出售给当地的竞争对手Grab,而新加坡曾是Grab的业务中心之一。

戏剧性的人事变动让人们看到了这家网约车巨头遭受的重创。Uber在全球各地都设有办事处,期望成为全球旅行的一站式服务中心。而在周一的员工邮件中,科斯罗萨西表示,Uber将紧扣两大核心业务进行重新定位:叫车和送餐。科斯罗萨西写道,更多的投机性部门——包括创意生产部门Uber孵化器、人工智能部门AI实验室和一个名为Uber Works的工作匹配服务——都将被关闭。Uber将关闭或合并其在全球运营的数百个办事处中的45个。

但值得注意的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并非人们与生俱来能做到的。各种族的和平共处、包容理解,必须靠政府和民间长期的不懈努力。将病毒与种族联系在一起的“污名化”手段应被制止,学界群体可发挥优势和专业知识进行辟谣。正如世卫组织所言,“此时此刻,需要事实,而非恐惧;需要科学,而非谣言;需要团结,而非污名化。”

周一,Uber还借款1亿美元,加上上周发行的9亿美元债券。

即使在一些业务强劲的地区,一些较小的办公室也会进行合并。Uber在包括旧金山和纽约在内的城市拥有多个办事处,当员工在解除隔离后返回工作岗位时,这些办公室将被合并。

美国本就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一直以来,很大一部分美国人为人种与社会的多样性骄傲。但历史和现实一再警示人们,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的种族关系具有特殊的脆弱性,隐藏于阴暗角落的种族歧视和排外情绪从未绝迹,一有机会便会卷土重来,撕裂美国社会,对此必须严加防范。

在周一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并没有明确表示,此次裁员将会是受新冠疫情影响而开展的最后一批裁员。

《华盛顿邮报》5月16日的报道描绘了如今纽约唐人街的景象——餐馆门可罗雀,人们担心到唐人街就会感染病毒;亚裔不敢去逛街,他们害怕自己会因种族原因遭到殴打,或承受异样目光。

要知道,面对病毒侵袭,没有一个国家、一个团体、一个种族可以独善其身。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全世界人民必须守望相助、团结合作,才能战胜疫情。(萨萨)

彭博资讯(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科技分析师曼迪普·辛格(Mandeep Singh)表示,这场疫情加速了Uber从一家成长型公司向一家成本重视型企业的转型。因此他表示,对于Uber来说,即使是本周的3000人裁员也可能不够。

周一消息传出后,Uber股价一度上涨9%,但截至纽约市场收盘时,其股价涨幅不到4%。周一提交给证券监管机构的一份文件显示,Uber周一宣布的裁员和其他变动将花费1.75亿至2.2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工作将在第二季度进行。

辛格表示:“如果出现第三轮裁员,我不会感到意外,他们的成本结构相当臃肿。”

辛格估计,如果Uber决定剥离自动驾驶业务ATG和货运业务,它每年可能会额外削减5亿美元和1亿美元的开支。科斯罗萨西在周一的邮件中没有提到这两个部门的裁员,这表明评估可能仍在进行中。

如果说,在全球传染病大流行的冲击下,人们因恐惧而加深仇恨,因无知而产生偏见,那现在已经是时候告诉人们,病毒不分种族和国界。如果人们被偏见模糊了认知,就会引发不可理喻的严重后果。

多年来,Uber一直以烧钱换取用户增长,甚至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前,Uber也面临着挑战。它的食品配送业务是其应用的一个亮点,但也出现了亏损,而其他的押注结果如何,如自动驾驶汽车和空中出租车,还有待证实。

与Grubhub结盟可能会为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节省大量资金,但也引发了众多议员对于反垄断的担忧。

Uber并不是唯一一家在疫情中苦苦挣扎的企业。由于很多人发现自己在疫情期间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也不愿意坐上陌生人的车、去往陌生人的家,所谓的“共享经济”遭受重挫。Lyft是Uber在北美的主要竞争对手,这家公司同样裁员约17%,同时延长员工停滞休假的事件、降低薪酬。Airbnb公司则将裁员四分之一。

modpopla.com

E-mail : mail@modpop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