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码成出行必备你可知二维码的前世今生

  • 2020年6月9日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的出行习惯发生了巨大改变,从原先出门前的画眼线、打发蜡,转变成了现在的戴口罩、喷酒精,与此同时,还有一项出门必备品就是健康码了,无论是乘坐公共交通,还是出入小区,它已经成为了我们保护自己、保护他人的证明。

我们目前使用的健康码,大多是以二维码的形式展现,其实随着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二维码早已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无论是移动支付、乘坐地铁,甚至是我们日常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少不了二维码提供的便利,它好像渐渐如空气一般围绕在我们周围,虽无实体,但却随处可见。

二维码现在还被应用到网页跳转方面,比如跳转到微博,或是跳转到某个网页的功能。相信大家在网上浏览时也偶尔会碰到这种时候,例如某网页上有一篇文章,你看过觉得这个作者写的不错,想看他的更多相关文章,这时在底部通常会有一个二维码,我们只需长按住这个二维码,让手机识别它,接着便可直接跳转到该作者的个人主页。

二维码最早地被广泛应用是在商业、交通运输以及邮政物流等领域,它帮助交通运输部门实现对货物运输的管理,帮助邮政部门进行邮件包裹的管理,以及在工业生产车间中实现产线的自动化等等。而随着二维码的不断普及,并逐步被带入我们的生活场景中,它的作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实习生徐蕴宸来自上海外国语大学多语种国际新闻班)

展望未来,将是二维到三维的蜕变

二维码是“双刃剑”,使用时这些需要特别注意

本案宣判后,被告人蒲某山、闻某保当庭表示上诉、被告人刘某、左某毛对于是否上诉暂未表态。

二维码的起源是至今我们仍在绝大多数正规产品的包装上可以看到的一维码,二维码最早诞生于日本,它通常是用一种特定的几何图形,在拥有一定规律的二维方向(也就是我们通称的平面)上绘制出的以黑白为配色的图案。

二维码源于日本,最早被应用在公安领域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2日宣布,从5月4日开始,民众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必须使用口罩”。西政府将于4日开始在各公共交通枢纽分发600万个口罩,并将分发700万个口罩给各市镇、150万个口罩给其他社会机构。

据悉,该案系鄱阳湖环境资源法庭设立后审理的首例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刑事案件。近年来,为加强鄱阳湖区生态环境的司法保护,贯彻落实省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相关要求,省法院、九江中院、永修县法院在永修县吴城镇联合成立生物多样性司法保护基地,并推动设立鄱阳湖环境资源法庭,实行环鄱阳湖跨行政区域环境资源案件集中管辖,为鄱阳湖“一湖清水”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和法律服务,努力打造全省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司法品牌。

报道称,尽管美国官方统计的累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高得惊人,但全美真实的病亡人数可能更多。美国有公共卫生专家及医务工作者表示,官方统计数据未能准确地记录全美死于新冠肺炎的真实人数。数据漏报源于前后矛盾的方案、有限的资源以及各地区不一致的政策。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准化系统来报告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加之新冠检测能力持续不足,一些地区甚至对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进行“即兴创作”、误导性处理以及后期追加。

据公安机关与专业研究机构调研显示,绝大多数常见的恶性二维码都很难直接窃取我们手机中的话费,而是通过诱使大家下载某种非法应用来达到诈骗钱财的目的。因此,当我们在任何时候下载手机应用,都需要通过合法且正规的渠道,比如手机自带的应用商店,或是一些第三方公司开发的正规应用市场等等。

上周晚些时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关于如何证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新指南,强调验证标准一致性的重要性,并意识到一些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未得到持续追踪的问题。美国疾控中心指示,“如果在合理的情况范围内”未经检测的死亡病例也可纳入新冠死亡病例统计。”专家表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量确实出现漏报,但是漏报的程度仍不明。

首先,二维码可以完成信息获取的任务,例如常见的有名片、地图、WiFi密码以及各种资料信息等等。现如今绝大多数相对正规的酒店、宾馆等的房间里,都会以二维码的形式张贴着该酒店的WiFi密码。客人只需通过手机扫一下便可进行连网,省去了跑前台或打电话给工作人员询问密码的麻烦。

该院认为,被告人浦某山、闻某保、刘某、左某毛四人以食用为目的,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以投毒的方式,在鄱阳湖水域庐山姑塘自然保护区杀害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白琵鹭13只、小天鹅1只,情节特别严重,四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且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浦某山、闻某保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刘某、左某毛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另四被告人还毒杀了“三有动物”23只、江西省级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6只,依法可以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闻某保、左某毛庭审中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另外,在支付宝和微信这类电子支付平台日渐普及的时候,当我们扫完二维码向店家付款后,一定不要着急离去,先检查支付平台反馈到手机上的各类支付信息后再走。可能的话,最好将收款方手机上的收款记录也查验一下,确认无误后再行离去。

我国对于二维码的研究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对几种常见的二维码进行了技术规范和翻译。而随着国内用户对于二维码的需求日益增加,我国技术人员在借鉴国外相关经验的基础上,制定了我国自己的二维码国家标准,从而极大地促进了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二维码的开发。

在美国偏远地区,验尸官称他们没有所需的新冠病毒检测工具。医务人员认为,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还未达到大流行水平的2月及3月初,很多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或被误判为普通流感或普通肺炎。

澎湃新闻记者 南博一 实习生 徐蕴宸

西班牙卫生部应急与预警协调中心主任费尔南多·西蒙在当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增病例数据保持了前段时间的下降势头,但他也同时警告,“如果不采取严肃的预防措施,我们就必须考虑可能出现反弹的风险”。根据西卫生部规定,从5月2日开始,民众可以分年龄段在不同时段出门进行体育锻炼,仅2日上午就有成千上万西班牙人上街散步或锻炼身体。

基于此项技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便会迎来三维码当道的时代,那时我们能够通过扫码实现的将不再局限于收付款、加好友这些简单的功能,它带给我们的将是信息量更为复杂的东西。例如扫码传图、扫码传视频等等,甚至我们可以通过扫一下朋友的三维码,直接就从他手机中拷走一部电影。

接着我们来说说现阶段二维码被使用最普遍的功能――手机支付。记得在早些年,如果出去出差或是旅行的话,行前家里老人一定会说这样一句话“穷家富路”,也就是说,出门在外的时候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身上应该多揣点钱。

这组选手是将传统的以黑白为基础配色的二维码加入了色彩元素,进而提高了单位图形中的信息量,可以做到多张快速显示和识别,从而达到数据内容传输的目的。最终,这组选手仅用了40秒的时间,便完成了图片在两台手机间的发送与接收。

报道称,3月初,印第安纳州一名验尸官意欲证实一名男子是否死于新冠肺炎时,遭到了卫生部门的拒绝。此外,纽约市的医务人员表示,许多在家逝世的患者从未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即使他们曾表现出明显的感染症状。

美国有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准确的死亡病例统计是了解疾病蔓延走势的重要指标。精确的死亡人数还可以成为联邦政府协调医疗救援物资(如呼吸机)使之用于最需要地区的重要参考。

国外的研究人员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便已经开始对二维码技术的研究了,而二维码在诞生之初,原本是作为一种对个人证件的管理手段被应用于公安、军事和外交领域。随后,当各国纷纷看到二维码在证件管理领域起到的便利作用后,则被美国、德国等国家逐渐将其应用领域扩展到邮政、物流以及工业生产领域。

但这就会衍生出一个尴尬的问题,火车或是公交上通常是人多眼杂的场所,虽然不应该以恶意去揣测别人,但的确免不了有扒手的存在。而旅行时本身携带的行李就多,难免一眼照顾不到的时候钱就可能失窃。于是便有各种在出门之前为了钱不被偷而各种藏钱的小妙招应运而生。什么在裤子里侧缝一个内兜,又或者把钱藏在鞋垫底下之类,令人哭笑不得。

三维码这种现在让大家想象都很难想象出来的东西,其实早在2014年的时候就已经被研发出来了。在2014年举行的全国青年科普创新实验大赛上,有一队大学生在完全没有借助WiFi、蓝牙以及数据线等传输工具的情况下,完成了两台手机间照片的发送、传输和接收,他们所使用的媒介便是三维码。

现如今随着电子支付已经普及到大街小巷,穷家富路的传统虽说还是需要传承,但我们早已不必那么费心费神了。现在,不管是规模大点的超市、商场,还是便利店、小卖部,甚至是走街串巷卖小吃的摊主,都支持微信、支付宝扫码支付。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资深学者珍妮弗·纳佐(Jennifer Nuzzo)称:“我们坚定地认为还有一些死亡病例没有纳入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统计中。”据悉,该中心正在研究全球健康面临的威胁并密切追踪新冠病毒的流行趋势。

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也是国际性重要湿地及候鸟栖息地,鄱阳湖候鸟与湖区生态环境形成了动态的平衡关系,维系着鄱阳湖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特征。四名被告仅因满足口腹之欲,通过投毒方式非法猎杀候鸟,破坏了国家野生动物资源,致使鄱阳湖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生态体系遭受危害,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各被告应共同承担侵权责任。考虑本案的审判意义不仅是对广大公众环境权益损害的填补,更在于唤起全体社会成员环境保护意识,引导社会坚决革除捕杀和滥食野生动物的丑陋恶习,积极构建全民参与保护珍稀野生动物,维护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美好画面,故判令四被告在省级以上新闻媒体刊登赔礼道歉声明。

据《纽约时报》当地时间4月5日消息,美国医学界表示,美国政府未能准确统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官方数据存在漏报现象。

在弗吉尼亚州,一位殡仪馆馆长正在处理三具遗体。据医务人员表示,这三具遗体的新冠病毒检测均呈阳性,但其中只有一具遗体的死亡证明上标明了死于新冠肺炎。

其次,要改掉见码就扫的习惯。如今不法分子用来诈骗钱财的手段不胜枚举,让人防不胜防,相信大家都曾在某些场合下看到诸如“扫码送流量”、“扫码拿大礼”等字眼,很多朋友便经不起诱惑扫了码,结果造成财产损失的情况发生。所以,切记一句老话,占小便宜吃大亏。

二维码都改变了我们生活的哪些方面?

在前面我们提到了二维码的“前世”是我们在商品外包装上随处可见的一维条形码,那二维码的“来世”又该叫什么呢?是的,你猜对了,就是三维码。

说到这,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二维码我们每天都在接触,但或许很少有朋友了解它的发展历程吧?今天我们不妨就借此机会,一起探究一下二维码的前世今生。

modpopla.com

E-mail : mail@modpopla.com